首页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警示教育 >> 正文

铁腕施压破局 人赃俱获收官——中山成功劝返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何权昌并追赃5.9亿

发布日期:2019-03-01   来源:党风杂志
分享到:

2018年9月29日,一艘客船缓缓驶进中山港。中山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何权昌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此时距他当年仓皇出逃加拿大已过去3年。

随着何权昌的归案,一场追逃“猎手”与外逃“狐狸”之间斗智斗勇的黑白对弈逐步上演——面对何权昌断绝一切联系、隐匿资产、态度强硬、讨价还价的负隅顽抗,中山市追逃办统筹力量开局、中盘折其羽翼、后期铁腕施压、强势破局,不仅劝返何权昌主动投案,还成功追回赃款人民币5.9亿元。这是中山继2018年初成功追回潜逃21年的屈冠恩后打赢的又一场追逃追赃攻坚战,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何权昌的投案自首,正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通报中指出的,“再次奉劝外逃腐败分子,只有彻底放下幻想,尽快回国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罪行,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正确选择。同时警示一切腐败分子,境外再也不是‘避罪天堂’。外逃不归,‘猎狐’不止。天罗地网之下,出逃终将无路可逃,组织和家庭才是人生最温暖的港湾。”

精心布局:上下联动统筹力量攻克“不可能”

就像回国投案一样,何权昌的突然出逃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2015年7月14日,经广东省委批准,中山市曾分管国土部门的市委原副书记邓小兵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接受组织调查。在这个敏感时间节点上,时任中山市国土局局长的何权昌闻风出逃,并切断与国内所有联系,一度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他的出逃迅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据了解,何权昌是中山政坛的“风云人物”,先后担任该市板芙镇党委书记、市国土局副局长和局长等职务,在当地可以说是“位高权重”。鉴于党的十八大以来惩贪治腐的高压态势和其任职期间遗留下来的国土乱象,当时很多人断言“何权昌肯定不会回来”。直到其主动投案后一个多月,不少同志还感慨地对办案人员说:“你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不可能完成”到“成功劝返”“成功追赃”,在办案人员看来,这是强化上下联动的必然结果。

“站位要高、定力要足、思路要宽、措施要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施克辉在全省追逃追赃工作会议上提出明确要求,“坚决切断外逃后路,决不让腐败分子躲进避罪天堂、逍遥法外。”省追逃办将何权昌案列为重点挂牌督办案件。省追逃办主要负责同志全案紧盯、全程指导,多次专题调研督办,有力把控案件进展,特别在多个重要节点把关定向,推动案件取得实质性突破;省追逃办十余次与中山市追逃办、专案组同志共商案情、把脉问诊、精细指导,确保了何权昌的最终顺利到案。

中山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多次研究何权昌案,明确各方任务,动态完善追逃追赃作战路线图;市纪委监委切实担起主办责任,主要负责同志每周听取案件进展汇报;市追逃办加强统筹,成立以市追逃办主任为组长,市纪委常委和市公安局副局长为副组长,9名侦查、技侦、网侦业务骨干为组员的专案组,集中优势兵力打好歼灭战,推动追逃追赃工作进入“快车道”。

随着专案组高质高效完成组建,中山给出了一份节点紧凑的追逃追赃时间表——

2018年6月6日专案组成立,第二天就把重要关联人控制住;8月1日,何权昌第一次主动打电话联系专案组;9月5日,何权昌明确表达投案意愿;9月29日,何权昌回国投案;12月追赃2.9亿元,2019年2月追赃3亿元,该案合计追缴赃款5.9亿元人民币。

雷厉风行的速度里,充分反映了中山的看齐意识和责任担当。领导重视、通盘谋划、行动迅速、执行有力,共同铸就了中山追逃追赃工作亮眼的成绩单。

“仅一个多月,就实现了从双方第一次接触到对方最终主动投案的飞跃,并最终追回赃款5.9亿元,这在追逃工作中是比较少见的。这一切,都离不开省追逃办的精心指导和大力支持,离不开各有关部门通力合作形成合力。”中山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介绍。

剑指中盘:折其羽翼“穷尽一切方法追逃”

入夜,专案组成员静坐于办案点内,犀利的眼神穿过一堆堆密密麻麻的数字与资料,努力从中捕捉蛛丝马迹。

何权昌为何隐秘出逃?他的财产状况如何,究竟有哪些涉嫌违纪违法的行为?他是一直在加拿大藏匿,还是已经潜逃至他处?据中山市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相关负责人介绍,何权昌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外逃之后几乎切断了与国内的一切联系,甚至连其父亲在2018年年初去世都不知道。出逃原因是谜,去向成谜,追逃工作一开始就被笼罩上重重迷雾。

“在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坚强领导下,市追逃办充分利用监察体制改革的制度优势,以‘十月怀胎’般的耐心,采取‘法律为先、全面核查、多路并进’的方法,开展了艰苦细致的全面追逃。”中山市追逃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为了有效打开工作局面,在省追逃办的精心指导下,市追逃办率领专案组在前期工作基础上深挖细查、拓展扩线,从案件国内赃款流向入手,对何权昌及其密切关系人开展系统“体检”,全面摸清何权昌的犯罪事实、赃款流向以及相关经营实体。

经查,何权昌非法侵吞某公司股份并转移至其子何某飞名下,何某飞先后将数千万来源不明巨额资金划入该公司账户用于经营,已经涉嫌洗钱犯罪。在专案组协调公安机关对何某飞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后,何某飞深感大祸临头,主动要求给何权昌写了3封劝返“家书”。

但想要成功促成何权昌归案,在专案组成员看来,光打“亲情牌”是不够的,还要把准其交际点,扩线深挖打好“友情牌”。一条又一条的线索戛然而止,一轮又一轮的排查无功而返。但办案人员没有泄气,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成功说服与何权昌有生意往来的刘某谦配合工作,通过刘某谦向何权昌宣讲政策法律,促其主动回国投案。

“在依纪依法的前提下,穷尽一切办法,什么办法管用,就用什么办法。”这是贯穿专案工作始终的信条。经过大量扎实细致的核查,何权昌的违纪违法事实和最新行踪逐渐浮出水面,追逃工作终于“拨云见日”。

铁腕破局:断其粮草打其命门

没有什么比“官员商人化”这一视角,能更加深刻地解读何权昌的所有行为了。

随着前期的细致排查和分析研判,何权昌的性格图谱在每个专案组成员心中愈加清晰。纵观何权昌的人生经历,不难发现一个“商”字始终伴随着他,从上世纪80年代初通过自己的经商天赋成为中山首批富起来的人,到从政后违规从事经营性活动,再到利用职权侵吞公共财产和直接收受贿赂,都是其贪婪本性在作怪。

但直到正面交锋,办案人员才对何权昌的固执狡猾和商人本色感受更深——“冥顽不化”“讨价还价”。2018年7月18日,辗转通过第三方,专案组第一次从侧面清晰得到何权昌的反馈——态度强硬、言辞激烈,坚决不愿回国投案。

此后,经过刘某谦转送“家书”、传递声音,何权昌思想上受到了一定触动。8月1日,何权昌主动打电话给专案组成员,此次其态度有所缓和,其后更是三次更换电话号码与专案组联系,但一直坚持要满足他的条件才同意回国投案,一时间工作似乎陷入了僵局。

如何破掉对方的阵势、打破僵局?随着调查深入,专案组不仅掌握何权昌家族名下的存款、物业、公司股份等资产,而且查清了何权昌由关系人代持股份的中山某置业公司的隐匿资产。市追逃办果断采取措施,协调有关部门依法对其涉案财产全面冻结,切断其抽逃资金的可能,彻底截断其经济命脉。

这一招彻底击中了何权昌的命门。何权昌在市追逃办采取措施的第二天即主动联系专案组,答应无条件回国自首,并于2018年9月29日经香港入境向中山市纪委监委投案。

完美收官:因案施策人赃俱获

棋局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如何完美收官将成为棋局最终胜负的关键。

外逃之路究竟有多艰难,颠沛流离的何权昌再清楚不过了。在加拿大的那段时间,他过得既贫苦又不自由——“为了能节约一半菜钱,只有在晚上六点钟才敢出去买打折菜”。在香港期间,他住过不足六平方米的板间房,住过劏房,厨房及洗手间都是公用的,“煮饭、大小便都要排队”,经常一个面包、一盒饼干就凑合过一天。以致于投案自首当天,他沉默了很久,也只用力吐出“我终究是要回来的”这句发自肺腑的话。

“组织和家庭才是人生最温暖的港湾”,何权昌到案后,专案组通过纪法教育与人性关怀双管齐下,促其放下思想包袱、自觉交代问题。在组织温暖和政策感化下,面对这种巨大“温差”,何权昌彻底打消顾虑和幻想,主动交代了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以及违纪违规与人合伙经营某置业公司且持股12.5%的事实,并承诺全额退缴。目前,何权昌案合计追缴赃款人民币5.9亿元。

下一步,中山市将继续做好案件调查后续工作,确保“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最优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