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媒体聚焦 >> 正文

南方日报: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粤主动投案人数明显增加

发布日期:2019-04-08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我很庆幸当时选择主动投案,如果不是,现在我肯定不能作为村委委员继续为村民服务了……”近日,笔者在河源市紫金县纪委监委会议室,见到了该县瓦溪镇公坑村村委委员、村党支部原书记温县谋。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2018年4月12日,温县谋在反腐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下,主动向县纪委监委投案,如实交代骗取“一事一议”资金的问题。在温县谋投案前后,全县陆续有20多名涉及“一事一议”资金问题的村干部主动投案,并已退缴39万多元。

紫金县的事例并非个案。党的十九大以来至今年1月底,在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广东全省共有487人主动投案。其中,2018年408人,超过前5年主动投案人数的总和,2019年1月59人主动投案,呈现出主动投案自首人数明显增加的态势。

多名厅级、外逃“红通人员”投案自首

2018年6月14日上午,清远英德市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黄某某拿着一封投案自首书,匆匆离开单位来到英德市纪委监委办公室,主动交代了收受贿赂的问题。

促使黄某某投案自首的,是相关人员被查处的消息。当年4月,清远市查处了长期垄断河砂、操纵基层政权的重大涉黑案件,抓获涉案人员几十人。黄某某因曾收受相关涉案人员贿赂,心里极度恐慌,思想斗争了两个月,意识到被查处只是时间问题,最终决定投案自首,并退缴70万元违纪违法所得。

党的十九大以来,广东和全国各地一样,“打虎”“拍蝇”“猎狐”节奏不变、力度不减。2018年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2.68万件、处分2.13万人,追回外逃人员237人,保持了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形成对违纪违法人员的强大震慑。许多心存幻想的违纪违法人员逐渐认清形势,回到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和投案自首的正道上来。

河源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林庭智被查处后,涉案的两名厅级干部迫于震慑压力投案自首;揭阳市惠来县原县委书记邱辉盛等人严重腐败被查处后,许多涉案干部主动投案……

广东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通过召开警示教育会、开展专题教育、通报典型案例等形式,进一步强化了震慑氛围,释放了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一贯方针的信号。

如去年11月,省纪委监委召开全省纪检监察系统警示教育大会,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施克辉在会上发出“九个有没有”之问,让全省纪检监察干部受到极大的震动和警醒。两天后,湛江雷州市乌石镇纪委书记庄某某主动向雷州市纪委监委交代其收受好处费的问题。随后,湛江坡头区纪委常委张某某也主动向湛江市纪委监委交代了违纪问题。

“我们一方面持续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去年全县立案228件,同比增长71.4%。另一方面注重用身边人身边事开展警示教育,如通过组织全县村干部旁听博雅村村干部套取‘一事一议’资金案庭审,触动22名有同样问题的村干部放弃侥幸心理、主动投案。”河源市紫金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李小明说。

有逃必追、一追到底。在“猎狐”行动强大震慑下,2018年,外逃加拿大的中山市国土局原局长何权昌、珠海市邮政局原副局长黄少跃等人主动回国投案。今年3月1日,外逃17年的“红通人员”、佛山市南海区原房地产交易所所长黎健雄同样迫于国际追逃追赃的强大震慑,主动回国投案,争取宽大处理。

平均每月主动投案人数达到34人

“同志,我是一名村民小组组长,我是来投案自首的。”2018年1月底,肇庆四会市监委挂牌成立当天,一村民小组组长就来到监委办公室投案自首,并退缴5000元违纪违法款项。

无独有偶。同年3月底,监察法颁布后,四会市纪委监委组织市医疗卫生系统干部专题学习监察法。学习结束后,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曾某某来到市纪委监委,主动交代其在担任院长期间收受红包礼金7万多元的问题。

“监察法颁布后,我从网上下载了法律条文认真阅读。”已被法院认定有自首情节、判处缓刑的曾某某坦陈,当时看到自己也是监察对象时,很是惶恐、犹豫、不安,那天参加完学习会后,就下定决心投案自首。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纳入监察范围,做到全覆盖、无死角,“管不到”成为过去时。2018年2月1日,省监委挂牌成立,标志着广东省市县三级监委如期组建。三级监委组建以来,平均每月主动投案人数达到34人。

2018年7月19日上午,紫金县纪委监委信访室走进来一名提着黑色胶袋的年轻人。“我是来投案自首的,这是37万元赃款。”原来,看到河源紫金县上义镇人大原副主席胡秀华因骗取侵吞民政救济款被县纪委监委立案调查后,县民政局办事员林某某为争取宽大处理,主动投案自首。

“对胡秀华立案审查调查后,我们综合运用了谈话、询问、讯问、查询、调取、查封和扣押等7种措施,很快就查清了问题。”负责该案的县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说。这些措施的使用,对其他涉案人员也是一种威慑。在林某某之后,2名涉案人员也相继投案自首。

与林某某一样,揭阳市惠来县慈云中医院的收费员柯某某,在得知惠来县严重腐败案中众多投案自首人员得到宽大处理后,在政策感召下主动到县纪委监委投案自首,交代私自截留收费款230多万元的问题。

移送司法机关被认定有坦白或自首情节的占移送总人数近九成

“非常感谢组织从宽处理,我将倍加珍惜难得的自由,更加努力工作……”“我真后悔,没有听组织的话及时投案自首,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炸开了一样难受!”

前面一句话,出自揭阳市惠来县葵潭镇原党委书记陈某坚;后面那句话,则出自神泉镇原镇长陈某伟。两人都与惠来县严重腐败案有牵连,如今的境遇却截然不同。陈某坚在政策限期内投案自首,得到从宽处理,充满感恩地在组织安排的新岗位继续工作;陈某伟则负隅顽抗、心存侥幸,在被留置后才幡然醒悟、泪洒铁窗、悔恨不已。

近年来,广东纪检监察机关在严厉查处违纪违法者的同时,坚守政治机关定位,贯彻宽严相济原则,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通过开展一次次触及心灵的思想政治工作,感召涉案人员主动投案自首、真诚悔过改过,给政策给出路,努力实现查办案件政治、纪法和社会效果相统一。

2018年8月底,揭阳市惠来县严重腐败案发生后,因邱辉盛在任县委书记期间收受该县大量公职人员贿赂、红包礼金,市委组织该县841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党章党规党纪专题教育,督促涉案人员主动交代问题。动员会上,随会议资料一起下发的还有一份投案自首情况说明表。

“我们在动员会上阐明了主动交代与心存侥幸、依靠组织与对抗审查、主动退赃与隐瞒转移的政策区别,明确提出如果能主动交代问题,组织将根据党纪处分条例和监察法规定从宽处理,否则将严肃查处、一查到底。”惠来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许茂伟说。

在政策感召下,大部分涉案人员逐渐放下心理包袱,主动交代问题。“我们始终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精准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综合考虑‘七个看’,看违纪情节、看危害程度、看时间节点、看动机原因、看认错态度、看一贯表现、看群众口碑,依规依纪依法、实事求是作出处理,不断唤醒违纪违法者的初心和敬畏。”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

在广东全省主动投案并已落实处理结果的人中,运用谈话提醒、组织调整、党纪处分等方式处理的占已处理人数的63.6%,移送司法机关最终被认定有坦白或自首情节的占移送总人数的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