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警示教育 >> 正文

投案称“失误” 实为掩贪污

发布日期:2019-05-2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分享到:

图为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对相关现金明细账目进行核查。童家麒 摄

2018年12月19日上午,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医疗保险受理科副科长许雷带着几份记账凭证复印件,匆匆走进了区纪委监委综合派驻第六纪检监察组办公室,说要投案自首。

许雷声称,2018年11月,区委巡察组在入驻区卫计委开展常规巡察中,发现了时任卫计委会计的他曾在2015年4月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时多支付1.9万元考务费的问题。“巡察组的同志当时就找我了解过情况,但是我这人记性很差,三年多前的事情,我真是记不清楚了。事后,我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自己的工作失误。对给单位造成那么多的损失,我既惶恐又懊恼,于是就来你们这里说明问题了。”说话间,许雷满脸自责。

“你还记得当初这笔钱是由谁来报账的吗?”工作人员问道。

“我不记得了,时间太久了。”

“当时招考工作是谁负责的?”

“这个,我也记不得了。”

“那这笔钱……”正当工作人员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许雷打断了工作人员的话,“具体的事情我真的回想不起来了,但我愿意弥补过错,这1.9万元我这几天就赔给单位,请组织宽大处理。”

许雷一再坚持要自掏腰包的行为让这个所谓的“工作失误”变得疑点重重。“如果真的是工作失误,不应该积极回忆找回多付的资金么?1.9万元毕竟不是一笔小钱。”“是啊,如果是单位其他零散支出,说不记得还有可能,招聘事业人员考试,两三年才一次,而且来报账的肯定是单位负责招聘考试的人,就那么几个人,仔细想想怎么可能记不得呢?”

经过一番讨论,派驻六组的工作人员立即将此情况向分管领导汇报。很快,该情况作为问题线索交由派驻六组进行初步核实。在多日的“走读式”谈话中,许雷依旧坚持之前的说辞,除了承认工作失误、愿意赔偿单位损失之外,一问三不知,让工作人员无从下手。

许雷越是坚持,工作人员就越觉得其中另有隐情。为尽快突破,派驻六组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对许雷进行攻心谈话,一路赴区卫计委核查该账目。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查阅区卫计委现金日记账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库存现金明细账在2015年6月份竟然有高达18338.39元的“负值”。

“这不合常理啊,要是百十块的现金不够,临时用自己的钱垫一下也能理解,但这一万八千多的‘负值’,难道许雷自己贴这么多钱给单位用作日常开支吗?”工作人员找到了突破口。

“许雷,你能解释一下这里的‘负值’是什么情况吗?”当工作人员将库存现金明细账摆在许雷面前时,本来还不断检讨自己工作失误的许雷,一下子成了“哑巴”。

原来,2015年4月份,原清浦区卫计委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笔试的命题和阅卷、面试考务工作是委托市卫计委组织人事处组织的,区卫计委向其支付相应费用。考试结束后,许雷收到了区卫计委领导签字审批过的考试费用支出汇总表(共2.95万元),以及有市卫计委领导签字的阅卷考务费(共8500元)和面试考务费(共1.05万元)的考试费用发放单。阅卷、面试考务费只是考试费用的一部分,后两张发放单其实是支出汇总表的佐证凭据。

按规定,只要有发放单和市级领导签字,就可以报账。他于是萌生了将发放单抽出,单独作为报销凭证重复报账的念头。许雷把以上三张表单以4.85万元招聘支出报总账会计一并入账,再设法将账目做平。为了规避风险,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将钱取走,而是等两个月后确认没人发现端倪,才从财务保险柜里一次性取走了1.9万元库存现金,用于家庭旅游和日常个人开支。

“我本想通过‘投案’转移视线、减轻处分,没想到一下子就被你们识破了……”面对铁一般的证据,许雷对违纪违法行为供认不讳,并主动上交违法所得。

2019年4月29日,许雷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童家麒 徐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