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媒体聚焦 >> 正文

中纪报:畏罪潜逃二十载 利剑高悬终落网

发布日期:2019-08-12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分享到:

图为4月25日,职务犯罪嫌疑人姜世强(中)被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带回调查。黄创新 摄

“喂,是海淀区监察委员会吗?”

“我是姜世强,我想投案。我现在天津市南开区一个小区里,请你们来把我带走吧。”

今年4月25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接到职务犯罪嫌疑人姜世强的电话。

一刻也不能耽误。海淀区纪委监委追逃追赃专案组成员第一时间开车赶往天津,将躲藏在南开区某小区的姜世强带回海淀区纪委监委接受调查,并收缴其赃款赃物,现金共计人民币791850元,以及1本房产证和2份商品房买卖合同。至此,潜逃20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姜世强终于落网。

姜世强,男,1970年11月23日生,北京人。1992年7月参加工作,先后任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办公室财务处出纳、会计,1995年3月起兼任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基建办公室会计。

胆大妄为 贪污挪用巨额公款

时光回溯到20年前。1999年10月19日,监察部驻财政部监察局在对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基建筹备处进行监督检查时,发现该单位账目存在一些问题,要求负责财务工作的会计姜世强配合调查工作。次日,姜世强在未跟所在单位打招呼的情况下离开单位,踏上了潜逃之路,此后杳无音信。

“我当时从事财务工作,大量的资金从我手里流进流出,对我产生了巨大的诱惑。我趁单位机构改革之机,将单位公款转入由我控制的北京六合盛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用于经营。”姜世强到案后向海淀区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办案人员交代。

经查,1998年3月6日、4月24日、5月20日,姜世强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转账支票分7笔将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账户内9000万元资金转入其控制的北京六合盛公司账户内,以获取银行利息以及在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证券营业部投资理财获取收益。

“我当时的想法是将钱存入银行,过一段时间再还给单位,既保险,又可以赚取利息收入。”姜世强交代说。截至案发时,已归还公款8496万元,尚有504万元未归还(其中存于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账户中的300万元,已于2000年被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冻结)。

后来,姜世强在办理业务时,认识一名投资经理,投资经理说如果将钱存入他们公司,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息收入。在利益的驱使下,姜世强便从单位转出300万元公款存入该投资公司,但是,当存款到期时,该公司运营出现问题,300万元公款无法按期归还。出现这种情况后,姜世强非常害怕,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为堵塞这个漏洞,姜世强只好从自己管理的基建账户资金中再支出300万元,把缺口补上。由于未被发现,姜世强心中从害怕转为窃喜,于是贪欲膨胀,就直接把公款分多次转入自己开办的公司账户。

经查,1998年12月至1999年10月,姜世强多次利用职务之便,采取支出不记账的手段,通过转账支票分53笔将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基建账户内资金共计598万余元转入北京海陆昊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账户内。该公司成立于1998年11月,股东为姜世强及其家人,法定代表人为姜世强之妻董某某。之后,姜世强将该款用于个人购车、购房、炒股等,并大量提现。

“海淀区纪委监委对姜世强立案后,调查组又核实了姜世强涉嫌贪污公款751万元的犯罪问题。”第六纪检监察室办案人员刘康说。

经查,1998年3月至1999年6月,被调查人姜世强利用职务便利,采取支出不记账手段,通过转账支票分多笔将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基建账户资金共计751万元转入其控制的北京六合盛公司账户,用于个人购车、购房、炒股等,并通过朝阳区某公司提现320万元。

至此,姜世强涉嫌贪污公款1350万元和涉嫌挪用公款9000万元的犯罪事实,基本查清。

闻风而逃 东躲西藏隐姓埋名二十年

“1999年10月19日,我得知上级单位要检查我负责的财务账目时,预感自己的经济问题可能会被发现。当时心中十分害怕,感觉像世界末日到来一样,不知该怎么办,只想快点逃离现在的一切。”姜世强到案后交代了自己的潜逃经历。

当日,姜世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中,收拾了一些衣物,拿上家中储备的大量现金准备离开家。在收拾东西时无意中发现了其同学把妻子胡某的身份证落在他的家里,他觉得这身份证可能对他有用,于是就装进了包中。

接下来,他打电话给妻子董某某,谎称自己与别人发生了经济纠纷,被人追债,有生命危险,需要在外面躲一段时间,希望她能陪着一起躲藏起来,妻子同意后,二人一起出逃。他们先在姜世强认识的一个朋友租来的房子里住了几天。之后,他们想用同学之妻胡某的身份证买套房子用于藏身,于是从报纸广告上寻找房源,经过对比,选中了北京顺义区某小区,售楼广告上承诺:现房出售,拎包入住。姜世强认为此地适合躲避。于是,夫妻二人打车来到顺义,用同学之妻胡某的身份证买了一套房,交足了购房全款,并于当天下午入住到新房中。

虽然有了藏身之地,但姜世强仍吃睡不安,心中恐惧,觉得北京很不安全。在这里他们住了两周,就包了一辆车来到天津,如法炮制,按报纸广告寻找合适房源,后从某售楼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某小区居民大部分是银行工作人员。姜世强认为银行工作人员流动性大,经常出差,异地交流多,户籍管理松懈,方便躲避检查,于是再次用胡某的身份证在此买了一套房子。对外称自己是在天津某公司工作的北京人,妻子是家庭妇女。

在这段时间里,姜世强曾幻想从福建逃往国外,但与福建那边的“中间人”一直没有联系上。最后思考再三,决定不出国了,就在天津“维持”下去。此时,姜世强将潜逃真相告诉妻子,妻子劝他回北京投案,姜世强非常恐惧,不敢回去。后来妻子看在夫妻情分上,便一起留在了天津。

“在天津住下后,我们深居简出,不敢拉开窗帘,整天猫在家里,天天提心吊胆,听见敲门声就吓得魂飞魄散。为了确保安全,在2001年下半年,我又在南开区另一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准备轮流居住以躲避检查,后来,该小区居民与物业公司产生纠纷,所以一直没有入住。”姜世强交代说。

“我爱人一直以来处于紧张压抑的精神状态,长期失眠,肾功能也出现问题。由于不敢出示身份证而无法到大医院就诊,发病时就在小诊所吃点中药,后来逐渐发展成为慢性肾炎……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苦闷。”姜世强叹息道。

从1999年至2019年,姜世强在外东躲西藏、隐姓埋名20年。

法网恢恢 追逃追赃利剑始终高悬

姜世强涉案金额大,外逃时间长、社会影响恶劣,是当年备受社会关注的职务犯罪案件。

1999年10月20日姜世强出逃后,监察部驻财政部监察局和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立即对基建筹备处相关账目进行了核查,发现姜世强涉嫌挪用公款犯罪,于1999年10月27日向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报案。1999年11月1日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姜世强立案侦查。

中央和北京市有关部门对此案高度重视,公安部对姜世强发布B级通缉令。但狡猾的姜世强化名后东躲西藏,深居简出,一直负案在逃。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姜世强的追逃始终未有实质性突破。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中央追逃办进一步加大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督办力度。北京市纪委监委、市追逃办把姜世强案作为重点案件挂牌督办,多次到海淀区纪委监委听取专案汇报,并根据该案的特点提出具体要求,实时跟踪案件进展并指明方向。

海淀区纪委监委高度重视,将姜世强追逃追赃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多次研究案情,积极履行主体责任,针对姜世强出逃时间久远、有价值信息线索少、追逃难度大等特点,区纪委监委成立了工作专班,制订具体措施,组织人员调查摸排信息,夯实基础工作,不断挤压姜世强生存空间;对姜世强父母和亲属开展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讲清政策形势和法律底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请他们一起规劝姜世强早日归案。

今年4月初,外逃20年的姜世强第一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得知父母身体不太好,心里非常难过,伤心地哭了。父亲告诉他,海淀区纪委监委的同志多次宣讲政策,多年来坚持不懈,一直在挽救他,劝他早日归案,回头是岸,并告诉他海淀区纪委监委的电话号码。

今年4月25日上午,经过反复激烈的思想斗争,姜世强终于放弃幻想,向海淀区纪委监委打来电话,选择了投案,一桩陈年重案终于成功突破。

“我的罪行源自一个‘贪’字,贪心之念把我推上了犯罪的深渊。思想上幻想挣大钱,工作上好逸恶劳,生活上贪图享受,是我亲手毁了自己的前程,毁了自己的家庭,铸就了自己的罪恶人生。”姜世强在认罪悔罪书上写道。

“因我所犯罪行,给国家和单位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影响恶劣,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单位、对不起领导,辜负了他们对我的信任。在长达20年的潜逃中,我对不起父母、妻子、亲人,使他们老了无人照顾,病了无法医治。我是一个不忠、不孝之人,人生彻底失败,真想重活一回!”姜世强到案后痛心疾首。

“我愿意将我的潜逃经历写出来,希望那些和我一样正在潜逃的人,要以我为鉴,不要再抱任何侥幸心理,早日面对现实,早日归案,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姜世强在《我的潜逃经历》中写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潜逃者一日不归,追逃一刻不止。海淀区纪委监委将始终保持高压态势,追逃利剑始终高悬,紧追不舍,让腐败分子无处可逃。”海淀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张磊说。